而投掷飞剑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参仙老怪梁子

发布时间:2018-08-19 06:26:50   编辑:大通彩票_大通彩票网_大通彩票注册浏览人次:135

 祝千叶此刻终于按坐不住了,站起身来。“捕神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”但见祝千叶挥动袖袍,这四周高墙上顿时涌现出无数名刀客与杀手。四周弓箭弩手林立,只待祝千叶
 
一声令下,万箭齐发的阵容便可顷刻间上演。
 
    不过捕神至今都还不明白,这祝千叶究竟育自己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呢,又为何不顾一切的千方百计的要害自己的性命呢?这些个问题缠绕捕神多时,即便是死也要做个明白鬼
 
吧。“祝庄主,我捕神扪心自问无愧于天地。只是不知道我与你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,为何要如此致我于死地?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……这些个问题,等我将你擒住,自然会一一解答!”说话间,祝千叶从一旁取来一长弓,弓上配搭一支火箭,而箭心的标靶赫然便是对准了木台。在众人的注视之
 
下,火箭射向了木台。登时间,熊熊大火燃起,火焰肆无忌惮地扩张着它的爪牙,企图把所用的地方全覆盖在它的统治之下。那赤红的火焰也仿佛一个狂妄的漆工,用手中的刷子
 
,将所到之处都漆成了黑色。
 
    “不!”捕神怒啸着,发出疯狂的一声雷利之音。
 
    “捕神,你的时间可不多了,若是想要救下你的女人,就赶快行动吧!”祝千叶狡黠的
 
    一笑,凶狠仇视。
 
    “杀啊!”霎时间,无数的刀客与杀手蜂拥而至,十大恶人、北冥宗、鲸鲨帮……诸多高手强者汇聚一地。
 
    纵目四顾,一瞥间便见到不少武学高手,这些人倒有一大半相识,俱是身怀绝艺之辈。捕神一见之下,登是激发了雄心豪气,心道:“我捕神便是血溅聚贤庄,给人乱刀分尸
 
,那又算得什么?大丈夫生而何欢,死而何惧?”哈哈一笑,拔出腰中绝世好剑迎敌而上……
 
 第三十三章 激战十大恶人
 
    “捕神,想要救得木台上的那个女人,就先过了我们十兄弟这一关,否则,任凭她被大火活活烧死,你也休想过去救下她!”杜杀举刀相迎,对着捕神虎视眈眈。
 
    捕神也不待得与杜杀废话,欲要抢占先机,当下一声长啸怒吼,犹如狂风迅雷之势。那杜杀到底也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,对此丝毫不惧。但见杜杀鼓起一阵疾风,对着捕神
 
扑杀而去。
 
    杜杀的刀锋劲道凌厉,四周的一些小卒很是自觉纷纷向后倒退而去。十大恶人已然将整个院落战场占尽,此处也便成为了他们战斗的焦点。此刀锋凌厉势足,霹雳惊雷,叱咤
 
雷鸣。
 
    捕神奋袂低昂,高视阔步,绝世好剑与杜杀的大刀撞击振振。两个人翻翻滚滚斗拆了数十招,倒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。一时间,杜杀手中的大刀加足了力道,捕神也相应着加
 
足了力道,呼和声也是更加的猛烈。
 
    这二人鼓动的劲风大煞四周,捕神的衣襟在疾风中猎猎飘动。众人都被这二人的激烈打斗所震撼住了,二人都是顶尖的高手,颇具可观性。
 
    那祝千叶也是尽看在眼里,都曾说捕神的武功超绝,今日亲眼一见,的确是大开眼界。
 
    捕神隔空一剑,怒刺杜杀前额。杜杀挥刀平举,一时间铿锵之音震得人人耳中嗡嗡发响。刀剑不曾间歇,二人悍然同时伸出左掌,二掌相击,竟是抗衡之际,不分上下。
 
    十大恶人中的其余九位见得大哥杜杀与捕神缠斗不下,纷纷上去。排行第二的颜路一把烧火棍力压群雄,烧火棍横空当击,棍法变幻无穷,深厚强劲。
 
    颜路的这一插手,着实令得局面焦灼白热化。这一下变起仓促,人人都是大吃一惊。烧火棍落将下来,砰地一声,脚下的两块青花大砖便被敲打的粉碎。烧火棍陷入泥中,深
 
约一尺。这一棍险些砸中捕神的右臂,若是再晚些时候闪退,恐怕此时便身负重伤了。
 
    “哼!你们十个人一起上吧,我捕神不惧怕你们!”捕神当即一声高喝,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了,木台火势已然越来越大,若是再不将木婉清救下来的话,她命休矣。
 
    排行第三的乃是钢扇佟判,一把钢扇作为兵器,钢扇之上暗含暗器,可以杀人于无形。其下更有大力金刚李光、黑白双煞夫妇黑客、白玉、双刀冷不伟、半人半鬼唐九幽、狮
 
吼江志舆、黑瞎子肖锋。
 
    十大恶人齐齐联手,捕神也是着实感到了有些棘手。这钢扇佟判刚入战斗,一扇挥出,手腕随即抖动。钢扇自带劲风,可见这佟判内功之深厚。捕神以绝世好剑相抵挡,钢扇
 
迸发出铿锵之音。不过这佟判左手却是不待空闲,以左掌陡然强攻。捕神连忙伸掌御敌,不过捕神内功不济,远远不如这佟判,悍然被一击打飞,手里竟然是连绝世好剑都把握不
 
住了。
 
    黑白双煞夫妇也是奋迎趁机而上,黑客与白玉双剑合璧之势,捕神的右手还在为先前佟判的一掌混浑颤抖。
 
    “啊,风大哥,你别管我了,快走啊……”木婉清也不顾自己的安危,呼唤着捕神快快离去。
 
    “不,我不会走的,要走我也要带你一起走!”捕神依旧坚持,看着木台上的火势更加凶猛了,不能再拖了。
 
    捕神雄威一振,绝世好剑蹬蹬空旋。黑白双煞夫妇与那捕神接连打了三十六招,一气呵成。不过捕神的剑法却是如闪电般的急攻,相较之下,黑白双煞夫妇的剑法却是缓慢多
 
了。
 
    黑白双煞夫妇配合默契,黑客与白玉联手进攻捕神,配合纯熟,只是剑法上还是有待欠缺。黑客一剑挡住了捕神的绝世好剑,白玉又是一剑趁势向着捕神的要害刺去。
 
    捕神接连十招拾夺不下这黑白双煞夫妇的剑,心下焦躁,猛地里一声大吼。原本要想赢过这两人甚是简单,不过这两夫妇配合默契,一时间还完胜不得。
 
    捕神右手仍是绝世好剑挥舞,左手却空手去抓黑客长剑。黑客大吃一惊,加快挥剑,只盼将他手指削断几根,不料捕神的左手竟是不怕剑锋,或弹或压,或挑或按,竟将他剑
 
招化解了大半,这么一来,黑客和白玉立时险象环生。
 
    其余八人瞧出势头不对,如此再纠缠下去,这黑白双煞夫妇必定死在捕神之手。
 
    不等捕神一剑落下,其余八人已然夹攻上前。杜杀手中的刀招刻不容缓,一刀挑开了捕神的绝世好剑。
 
    紧接着而来的便是颜路的一击烧火棍,怦然打在了捕神的后背上。登时一阵闷晕感传来,捕神一口鲜血急喷。
 
    捕神刚稳住了身形,佟判又是手抚钢扇袭来。佟判携钢扇一开一合,踏上一步。捕神一手绝世好剑撑地稳住身形,当下只得一腿横扫。这佟判被捕神脚上劲风一袭,震得立足
 
不住,腾腾两下,背心撞上墙壁,口喷鲜血。
 
    半人半鬼唐九幽以近身轻功来回踱步,闪现出来了无数个身影,眼花缭乱的捕神一时间也是难以辩清他的具体方位。正目测唐九幽的方位间,双刀冷不伟立劈而至。
 
    捕神急挥长剑去格,突见那长剑银光闪闪,迎风弯转,顺着剑锋曲了下来,刀头削向他手指。冷不伟左手一刀掉落在地,左手掌悍然被削断了一半。不过唐九幽却是在其背后
 
,呼呼两声,双掌拍出。猛地被突施暗算,捕神竟不站起,手肘在地微撑,口吐鲜血。
 
    这还不算,被捕神打伤的佟判杀机陡生,口里微微呻吟,尚未站直身子,右手拇指一按扇柄机括,四枚毒钉从扇骨中飞出,尽数向着捕神身上钉去。
 
    捕神眼疾手快,一手撑地,另一手手握绝世好剑隔空挡击,硬是将那几枚钉子暗器打落在地。
 
    杜杀手持着大刀,一阵讪笑道:“捕神,我们十兄弟可并不好对付,今日你能够死在我们的手上,你也不是枉死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呸!就凭你们这几个鼠辈,想要我捕神的首级,你们还嫩点!”说话间,捕神撑着绝世好剑再次站起身来,欲要再次强斗一番。
 
 第三十四章 火海中的较量
 
    冲天的火光将木台映射的一片通明。捕神腾空而起,在空中旋身,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,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。
 
    “剑舞九天!”随着捕神一声高喝,长剑挥洒,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,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,仿佛要与天上劈落而下的闪电连接到一起。无数道剑影残光,令人难辨真假。
 
    随着这一剑斩落而下,剑气锋芒,四周为之震动。那些武功低微的小卒刀客已然瘫倒在地,有的甚至被剑气所伤,非死即残;杜杀等十大恶人也是勉强挨过了捕神的这一招,
 
一阵头晕目眩,还有些许的轻伤划过。
 
    奋进全力使出了“剑舞九天”,捕神的气息变得越发的虚弱,不过也算是除掉了不少的虾兵蟹将。趁得众人还在哀嚎叹息,捕神紧抓时间,对着木台飞跨而上。
 
    “给我放箭!”祝千叶高喝声令,早已埋伏在四周的弓箭弩手纷纷开弓放箭。顷刻间,万箭齐发,响如“霹雳”,惊心动魄。
 
    捕神连忙挥剑躲闪,“铿锵……”,随着捕神来回劈砍,竟是斩断了数百支弓箭。但是看得木台上的木婉清却是危险至极,除了被大火吞噬的危险,还有这乱箭之下的危射。
 
    迎着火势,双足鼎立,捕神一跃而起,攀上了最高层。“婉清,别怕,我来了!”说话间,捕神不停地砍断飞来的乱箭。
 
    “风大哥……”看到捕神上来,木婉清的心里有一种由衷的思绪。
 
    刚要挥起绝世好剑斩断束缚住木婉清身上的铁锁链,一把飞剑直射而来。瞧得这股劲力,捕神深知,又是一位强敌来了。
 
    “你是什么人,我可不杀无名之辈!”捕神冷声一喝,虽说并未交手,但从刚才此人投掷而来的力道,恐怕此人并不是泛泛之辈。
 
    而投掷飞剑的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参仙老怪梁子翁。“哈哈哈,捕神就是捕神,狂傲之气少有人敌。在下梁子翁,在台下观战了良久,早已是急不可耐的想要跟捕神讨教几
 
招,还请捕神赐教!”
 
    听得此人称呼自己为梁子翁,捕神不由得擦亮了眼睛。这梁子翁在江湖之中倒也有些名气,在他成名之时,自己可是还尚未出生呐。“我今天是一定要救下婉清的,谁若是阻
 
拦,我就从他的尸体上践踏过去!”
 
    撂下了这番狠话,捕神也不跟他多说废话,手中绝世好剑划出一道流光,对着梁子翁急刺而去。捕神剑招速度极快,梁子翁却是不惧,一把拂尘在手,游刃有余。梁子翁拂尘
 
一挥,竟是死死地将绝世好剑缠绕住了。
 
    两人兵器既然缠斗不下,当下便只能拳脚上一见分晓了。捕神伸掌向着梁子翁直劈过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