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台球与父亲】戴维斯父亲让自己痴迷台球 曾“恨极”亨德利

  戴维斯

  戴维斯在2016的世锦赛结束后宣告退役,结束了自己长达38年的漫长职业生涯。当被问及缘何做出退役的决定时,戴维斯很释然,他表示:“退役是一个很容易做出的决定,首先,我的成绩在不断下滑,这是驱使我退役最关键的因素。此外,我已经不在跻身世界顶尖球手之列,如果一直输,那么就很难保持内心的热忱。第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父亲的离世,父亲生前和自己就像一个团队,而他的辞世也让这个团队分崩离析。”

  谈到戴维斯,人们往往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那漫长的38年职业生涯,而引领他踏上斯诺克之路的人正是戴维斯的父亲,戴维斯说道:“很幸运我的父亲很喜欢斯诺克,不然我不会这么早地接触到它。”而当被问及从那一刻起真正地爱上了斯诺克时,戴维斯回忆道:“第一次站在标准台上,让自己真正的感受到了斯诺克的魅力,从此便开始欲罢不能。每周都会和父亲一起去斯诺克俱乐部,也就是从那时起自己真正的将斯诺克从爱好转化成为了酷爱与痴迷。”

  80年代,是戴维斯斯诺克生涯的巅峰期,在此期间他连续六年保持着世界第一的位置,赢得了48次排名赛中的22次冠军,8次打进世锦赛决赛6次胜出。尽管胜利接踵而至,不过在谈到让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比赛时,戴维斯却提到了自己的一次失利的经历。在1985年世锦赛决赛上,戴维斯面对强敌丹尼斯-泰勒。在开局8-0遥遥领先的大好局面下,戴维斯葬送好局,让对手将总比分追至17平。在关键的决胜局中,戴维斯又在黑球的处理上犯下致命失误,遗憾的输掉了比赛。然而本场比赛却创下了英国收视纪录,据统计当时共有1850万英国观众在电视机旁收看了这场决赛。对于这段经历,戴维斯回忆道:“这是我最惨痛的一次失利,却也是斯诺克历史上最经典的战役。”

  与80年代的难寻敌手不同的是,进入90年代,亨得利、奥沙利文等一众实力新星开始涌入,这也让戴维斯的内心极度痛苦。他坦诚地说道:“80年代是我的时代,可是我很反感90年代。”他把这当作世界第一的负面影响,因为你的身后将会出现更多的追逐者。他表示当时的自己内心极度痛苦,就好像“双手抓不住墙壁,不住地往下滑。”戴维斯的世界排名也就这样一点点地下滑,而亨得利们则不断地夺走戴维斯曾经的荣耀与光芒。戴维斯也用略带玩笑的口吻说自己恨极了亨得利,不是恨他这个人,而是恨他在那个年代扮演的特定的角色。就在戴维斯不断地接受现实,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,却仍旧无法获胜的怪圈中,他度过了这难捱的90年代。

  谈及自己与亨得利的不同时,戴维斯毫不吝惜对对方的欣赏,他认为亨得利对胜利的渴望超越了一切,他永远是用100%的热情去追求胜利,而自己也许只有90%或者80%。即便是输球,戴维斯也总是能从中找到一些让自己的心情更愉悦的东西。

  谈到退役后的规划,戴维斯表示自己还没有过多的考虑未来的事情,他说道:“我接下来可能会参与一些教练员和斯诺克协会的工作,同时还会担任电视解说员。这种随遇而安的感觉很棒。”

  在节目的最后,戴维斯谈到了在自己心目中斯诺克的意义。他表示:“从我自己的角度,斯诺克是我的生活,没有他我不知道要失去多少快乐。从整个世界的角度看,斯诺克是一项最讲究掌控力的运动,那些能够掌控每一个小球的走位,从而收获高额奖金的球手,一定都具有非凡的智慧,这是一项能给人们带来积极影响的运动。”

  Davis

  责任编辑:

2017-06-18 14:24  阅读:13